欢迎访问车迷会网站!
活动优惠活动推荐:“西南第一魔鬼赛道”越野挑战赛 优惠推荐:自驾旅游全攻略 车迷会网站假期百科

人车生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四川车市 > 人车生活 >

“三无”路段车祸夺命 索赔陷困局

时间:2013-08-14 12:01 来源:华西都市报 作者:罗红霞

8月13日,陈勇军的妻儿还沉浸在悲痛中

事发成都青白江货运大道,交警难下责任认定,死者家属索赔难

华西都市报:6月27日,35岁的陈勇军带着3岁半的儿子小言(化名),骑摩托车从金堂前往温江,不幸被一辆桑塔纳轿车撞倒,在昏 迷28天后死亡。由于事发地没有信号灯、没有监控、没有人证,交警无法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,桑塔纳司机在垫付了10多万元的医药 费后再也拿不出钱,死者家属的索赔难以进行。

陈勇军是一名普通的打工者,他和妻子袁金花靠种田和打工的微薄收入,支撑着一家6口人的生活。因为幼儿园放暑假,6月27日,他 决定带3岁半的儿子小言(化名)到他打工的地方看看。在经过青白江时,一辆桑塔纳轿车将他骑行的摩托车撞倒。这场车祸最终夺走 了他的生命,儿子小言也躺进了医院。

由于事发地没有信号灯、没有监控、没有人证,青白江交警无法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,桑塔纳司机在垫付部分医药费后,说自己没钱 了。家属也无法起诉。昨日,在陈勇军死亡19天后,袁金花接到了交警的电话,请她去拿《道路事故证明》,事情或许将出现转机。

飞来横祸

丈夫昏迷儿子重伤

事发当天上午,陈勇军带着小言从金堂亲戚家,骑着摩托车出发了。袁金花洗干净刚从地里拔出来的蔬菜,准备给公公、婆婆做饭。 中午12点过,袁金花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,接电话的人却是医院的工作人员,说陈勇军和儿子出了车祸,陈勇军生命垂危,必须马上 手术。

袁金花赶到医院时,丈夫已经重度昏迷,医生诊断为开放型颅脑损伤。小言躺在另一家医院里,医生诊断为急性中型颅脑损伤,下颌 骨粉碎性骨折。

交警告诉她,车祸发生在中午11点过,在青白江货运大道和同心路二期路口,一辆桑塔纳轿车和陈勇军骑行的摩托车相撞。桑塔纳司 机李游报警后,伤者被送到了医院。

丈夫昏迷28天死亡

因为伤势严重,陈勇军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袁金花天天守在丈夫床前,却无法得知车祸发生时的更多情况。小言醒来后,也只是一个 劲儿地问:“爸爸在哪儿?”

在青白江人民医院进行了两次手术,陈勇军的伤情未见好转。7月1日,他被转入华西医院治疗。在陈勇军住进华西医院几天后,桑塔 纳司机李游说自己没钱了,停止垫付医药费。7月24日,因为实在无法负担医疗费用,袁金花和家人商量后,决定将丈夫转回德阳中江 县老家的医院治疗。

“回来8个小时,他就走了,一直都没有醒。”袁金花说,7月25日凌晨4点20分,在昏迷了28天后,陈勇军被宣告死亡。

证据不足

交警中止事故认定

在陈勇军死亡的前一天,李游又送来了5万元。7月25日,陈勇军死亡当天,袁金花收到了青白江交警大队发出的《道路交通事故认定 时限中止告知书》。

在这份告知书中写着:事故发生后,由于案件主要当事人受伤导致无法及时取证,而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案件主要事实,根据《道路 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,呈请中止本起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。

袁金花找到李游,希望能够得到赔偿,但李游说自己实在没钱了,现在保险都还没有报下来。事发后的一个月时间里,李游前后垫付 了10多万元的医药费,但到陈勇军死亡时,还差医院3万多元。

索取赔偿遥遥无期

袁金花并不知道,没有事故责任认定书意味着什么。她一心认为,她必须为车祸而死的丈夫和自己的家庭争得赔偿,她开始咨询律师 ,决定起诉。

但事实并非袁金花所想的那样,律师告诉她,事故发生后,如果没有交通事故责任认定,保险公司不会做出赔偿。如果要通过起诉解 决,也需要警方对事故的证明。

袁金花彻底傻眼了,她和丈夫结婚才4年,两个孩子一个3岁半,一个才1岁。公婆都上了岁数,且身患疾病。小言的几颗门牙在车祸中 被撞断了,下巴和后脑都还有伤,一直只能吃软性食物,因为没钱检查,还不知道这次受伤会不会留下后遗症。

小言太小,不懂什么叫作死亡,他每天都会问起爸爸,袁金花只能告诉儿子:“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打工去了。”而她预想中应得 的赔偿似乎也离这个家庭越来越远

交警部门

“三无”车祸难定责

事故发生后,交警曾为李游做笔录。李游说,自己当时是驾车从成都前往青白江,进入货运大道后直行,过路口时,他看见有名男子 骑摩托车挨着中间绿化带行驶过来,两车在十字路口第二根车道发生相撞。

交警说,因为陈勇军一直处于昏迷,无法录口供,李游的说法没有得到印证。而交警在现场没有找到两车行驶的痕迹,也没有找到目 击证人,该路段也没有安装监控设备,无法判断车祸发生的情况,因此无法出具责任认定书。但可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。

昨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赶到事发路段,发现在路口位置没有红绿灯,没有监控设备,也未规划斑马线等交通设施。货运大道是双向三 车道,中间有绿色隔离带。道路一侧用围板打围,周边全是正在待建的工业园区,大片大片的空地。周边没有居民区、杂货店等,连 路人都很少。记者了解到,这起事故发生前在该路口也发生过交通事故。两个月前,相关部门曾申报过安装信号灯事宜,但至今未批 下来。

律师说法

已经具备起诉条件

昨日,袁金花接到了交警的电话,请她今日到青白江交警大队领取《道路事故证明》。

四川海峡律师事务所律师万刚说,交通事故证明其实就是警方对这次事故存在的记录,当事人可以据此向法院提起诉讼,向桑塔纳司 机和保险公司索要赔偿。万刚表示,事故发生在没有完备交通设施路段,却已经通车,当事人还可以向道路所有方二次追责。